[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 際(48)(準完結)


(三界火宅的場合)


請繫好安全帶注意行車安全。


--

是的,這篇小說已經完成,感謝一直追連載的讀者,

還沒下手的朋友也可以把握現在這個很不錯的時間點。


最後的篇章收在即將發表的實體書內,再請有興趣的朋友支持。


[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 際(47)


(羈絆的場合)



溯及關原之戰過後的事件,審神者從累世的記憶中想到的很多,家康向秀賴索要義元左文字並不是她首先想到的事情,現下這時刻被挑出來檢視簡直是一種意在言外的提示。審神者反覆看著螢幕中她曾經認為不重要的片段,想到的是當高台院聽聞家康要走義元左文字,由於完全明白家康抱持什麼心態,所以並沒有驚訝的情緒,而是轉身看向壁龕中比已經年老的她更顯閑靜的三日月宗近,低聲地問:

「哪三日月,作為女人的刀劍你是不是會感覺不滿足呢?」

這個問句解答了審神者原本的疑惑。




宗三走出三条院落,並不照原先來的路線,而拐去三条院落後方,走了不久就看見本丸的神社——說是方便石切丸在神社執勤也不盡...

[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 際(46)


(物傷其類的場合)



三日月準備離開審神者居室時在門前轉頭過來問審神者:「對了主人——您打算對那不好相與的美人怎麼辦呢?」


「宗三嗎。」審神者抬眼,從眼鏡上沿看著三日月,「他的狀況跟一期不同,以靈力治療還是有機會的。他復原了我就會繼續訓練他。」


「到目前為止,您覺得天下人之刀能確實為您所用嗎?」


審神者聽得笑了:「我原以為你不在乎呢,現在看來你對天下人之刀反而是相當關注了,尤其你在此次這麼險惡的戰役裡還保全了他。」她合起手上的閱讀器,「因為物傷其類嗎——乍看凡事從善如流,但是心裡可能根本不是那麼想的,這點跟你一模一樣喔。」

「啊呀原來是不好用啊,您對我也真是不假辭色呢。」言語上...

[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 際(45)


(人的場合)



審神者聽取了石切丸的報告,加上自己的觀察,又在資料庫裡尋找關於刀劍男士闇墮的文獻。比對各種徵象,一期目前的情形並不符合普遍定義的闇墮,無先例可循,也就更為棘手。審神者摘下眼鏡揉了揉過於乾燥而疼痛不已的眼睛,並不休息,重新戴上眼鏡繼續尋找可能的線索;然而她始終感到有什麼擋住了她的探測,使她無法觸及一期產生巨大變化的關鍵時刻。

此外她逐漸明白,險惡的都是每次出陣結束的後續處理,與中央的應對一有閃失,這個成長中的本丸大概就要被整個端起了。以往就算說話有一定的分量,但是確實能夠依隨己意運作的權力還是第一次握在手上,她並不打算在未見到理念實現前又將難得的資源拱手讓人。只是這一次...

[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 際(44)


(原點的場合)



鶴丸醒來,發現手入室裡只有自己跟宗三——的本體,他翻身起來,肩膀還痠疼得緊。他坐到置放宗三本體的刀架前,不曉得為什麼想起自己上次大難不死之後看見初顯現的宗三,還有他們的對話。


「喂宗三,你又不肯醒來了啊,這麼任性可真嚇人啊。」鶴丸歪著頭對著宗三的本體數落,當宗三就在面前似地擠眉弄眼,都得不到回應,鶴丸無聊得咳氣:「唉,你果真是鐵了心。明明變成人類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情哪~」說完鶴丸安靜下來,注視眼前的刀。接著他伸手拿起它,讓刀刃出鞘。明明該是一把刃鋒森冷的寶刀,此時刀身的光澤卻很黯淡,鶴丸感到相當惋惜。他把刀抱進懷裡,依偎著說話:


「這樣吧,當初你救了我一命,我也該投...

特技是把悲慘的事情講得很好笑以及把雷點化為萌點。
常常莫名走上偉大的航道⋯⋯
説是純愛系,但是對外遇、三角關係、錯過與乍看無疾而終的戀情有特殊執念,並且覺得互不衝突。

原創小說:《玫瑰園先生們》、《裁縫師傅》、《荷生》
同人小說:《鱗》(東離劍遊紀同人)
噗浪:www.plurk.com/Anthrazit
鏡文學: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17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