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左文字中心][際] 番外:吃飽的場合


是的,這是《際》番外,正文由於編輯稿擠順延出版,請各位先支持番外。這裡只擺局部試閱           (之後開車)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一下,全文在CWT50首發,詳細的訂購資訊會在之後公布。



--

(吃飽的場合)



「主人,長谷部與博多有事向您報告。」長谷部領著博多,手拿帳冊,站在審神者房門前,等了好一會兒審神者才讓他們進屋。


「主人,這是這個月的帳冊,請您過目。」長谷部將帳冊交給審神者,但是審神者並沒有要接下它的意思,她說:「你們簡短口頭報告給我聽就可以了。」


「是。」博多接口,先報告了簿記結果,接著說:「由於先前出陣頻繁,資金與物資都顯短缺,所以我們想向主人申請遠征。」


審神者聽了摘下眼鏡,瞇眼望著博多:「遠征這種小事不必特別跟我報備吧,由近侍決定就好了。」


「主人!」這時長谷部插進來說道:「這也是我特別來向您請示的原因之一——為什麼博多管理的帳目裡有一項『近侍專用配給』,裡頭糧食配給特別高?」


面對長谷部的質疑審神者難得顯得不解:「嗯?因為把薪資折成糧食比較實際啊。近侍這個職務任重道遠,總該讓近侍吃飽吧。」


「但是——」


不讓長谷部說下去,審神者直接下令:「既然這樣也不須近侍安排了,你倆就負責這次遠征——博多,另外把一期還有鯰尾給我叫來。」





「一期,依照計畫,夜戰部隊的訓練進度如何?」


一期微微低了頭,再挺直腰桿回道:「是,稟主人,這一個月在下加強訓練了相關人員:以粟田口為基礎戰力,配合例如小夜殿下、今劍殿下經驗豐富的短刀男士,足以撐起兩組正取夜戰部隊——青江殿下的能力自然不在話下,統馭一個部隊游刃有餘,另外脇差鯰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與短刀藥研藤四郎也能勝任隊長之職。」


「很好。」聽取一期簡報的審神者從嘴邊拿下菸桿,吐出一口長氣,說道:「我有任務交給夜戰部隊——時之政府介意時間溯行軍在天正十八年小田原之戰的舉措,要我們阻止他們的行動;但是事件導火線可以上溯到天正十六年後陽成天皇巡幸聚樂第,所以我要夜戰部隊先去調查一番,必要時掃蕩滋事的時間溯行軍。出陣名單在此,由鯰尾擔任隊長。」審神者讓鯰尾接過寫了出陣人員的卷軸,又對一期說話:「一期,你協助夜戰部隊在明天出陣前做好準備,其他後勤事項我讓陸奧守等人去辦好。」


「一期領令。」


出了審神者居室,鯰尾攤開卷軸,跟一期一起看這次出陣編制:鳴狐、藥研藤四郎、厚藤四郎、亂藤四郎、五虎退與鯰尾藤四郎——鯰尾抬起頭看向一期:「全都是我們粟田口的。」


「這是主人器重我們一族,我們要盡力報答主人的恩惠。」


「啊是啦⋯⋯」鯰尾笑著附和一期的話,心裡倒是想著主人肯定很明白一期兄對自家兄弟訓練的狠勁,對其他刀派男士反而相當溫和所以才這麼安排好速速鞏固本丸戰力的吧。以主人的性格會這麼做真是不意外,但是說正經的,連續特訓一個月快要累死了啊,說不定沒有一期兄的出陣任務還比較輕鬆⋯⋯想著鯰尾頭頂翹起來的那撮頭髮晃的幅度大了些。


彷彿沒有察覺鯰尾語氣裡的另有所指,一期對他說:「鯰尾,去召集弟弟們,我去請叔父,之後在道場集合。」


啊啊果然。鯰尾暗自嘆了口氣,倒也隨即找到了釋懷的理由——也罷,反正一期兄向來如此,他如果不這樣才叫人擔心。鯰尾頭上的翹髮垂了下來,溫馴答了聲「是」,心想要一起出陣的兄弟們皮得繼續繃緊,還得先把手入室預約下來。




為了適應夜戰,一期帶著弟弟們通宵特訓,直到天亮才讓他們去療傷洗澡補眠,好在傍晚出陣。他自己卻沒有休息的空檔,長谷部和博多來到他面前說他們要出發遠征,這段時間總務要由他代理。長谷部本想嘮叨近侍配給的事,讓博多擋了下來。


「一期兄你放心,這回我也會贏一大把回來的,有了資金就可以玩期貨跟股票,主人想做什麼都不必煩惱錢的事情。」


一期想起上回的經驗,叮囑道:「博多,行事千萬小心。」


博多抹了抹鼻頭,「嘿嘿」兩聲:「當然。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這回同樣找了江雪先生,另外平野跟小夜也要跟,陣容齊全得很。」說著,一期看見江雪、小夜和平野正往他們走來,長谷部趁機打斷對話:「好了,不要怠慢,我們該出發了。」


「一期兄,你有什麼特別要我帶回來的東西嗎?」被博多這麼問的時候一期的目光正好跟江雪的對上,雖是想到了那支斷掉的梳子,卻覺得很難開口。


「⋯⋯沒關係,你跟平野就帶些兄弟們喜歡吃的土產回來吧,別給長谷部殿下、江雪殿下與小夜添麻煩。凡事小心,一路平安。」


送走遠征部隊後,一期在大廣間為夜戰部隊準備好了飲食,等著他們從澡堂出來,亂又是習慣性地問一期要不要與他們共進餐點,一期還是微笑拒絕了。他陪著弟弟們吃飯,本想囑咐他們出陣要注意什麼,然而覺得這樣應該影響食欲,便只提了博多跟平野去遠征,等他們回來會有好吃的點心。亂與厚聽了特別扼腕,異口同聲說道:


「啊我也好想再去遠征啊。」


「總還有很多機會的。」一期微笑回答他們,接著向此時已吃飽的鳴狐一揖:「叔父大人,弟弟們就托付給您了。」


「一期殿下不必擔心,」鳴狐肩上的隨從答道,「有鯰尾殿下領隊可靠得很。」


「這一定是的。」聽一期那麼說鯰尾露出傻笑的表情,讓一期拍了拍肩膀,一期接著說:「那麼我先離開了,叔父大人,鯰尾、藥研、厚、亂、五虎退也都趁早休息,再過八個小時要出陣,好好養精蓄銳。」


鯰尾跟著一期站起來,走到大廣間門口,說:「一期兄,到時候我們自己出門就行了,你不必送。」


一期聽得表情儘管沒變,語氣卻強硬起來:「那怎麼行。」


鯰尾搔搔後腦勺,馬上另外變個主意出來:「骨喰來送就可以了,他不是也留守嗎?一期哥你別把自己累壞。」


「但是我身為近侍——」


這時燭台切光忠送飯後水果過來,並說道:「啊一期君你在這裡。長谷部君不在我要向你拿倉庫的鑰匙,還有你有空的話我想請你幫我搬東西,今天我想要把倉庫和地窖整理好,接下來要做新醬菜了。」


「哦好的⋯⋯」一期仍然不放心地看著鯰尾,鯰尾向他揮揮手,笑嘻嘻說:「放心吧一期兄。還有光忠先生,一期兄就拜託你啦。」






(後面不公開)


评论
热度(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